篱笆墙外的游戏人生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9-07

  如果,时光是一道孤独的篱笆墙,那么,记忆就会如蔓草般疯狂攀附生长,直至爬满篱笆墙的每个间隙。而当初夏的第一抹阳光落入时光的篱笆墙时,泥沙地里投映的斑斓点点的影子,也刚好重叠了记忆里最初那段无瑕的童年时光。

  少时,小镇上许多户人家的门前都会搭起篱笆墙,门前一隅小天地就此诞生。篱笆墙是用坚实的竹竿交织编制成的镂空隔墙,墙内外栽有花草。最常见的是一种叫“结花”(潮汕话)的植物,它的生长力很旺盛,一经修剪,会生长得更疯狂,然后长满篱笆墙,也为墙内的小天地遮阴。到了开花的季节,小红花就会将绿色的篱笆墙装扮得更有魅力。

  那时水泥地还没普及,篱笆墙外都是泥沙地。每当后,篱笆墙内的小天地就会落满花叶,甚至泥沙,满是狼藉。

  但小孩子们很容易就能在泥沙地里找到快乐,例如,泥沙地上画个大圆圈,然后一群小孩在圆圈内“走掠”(潮汕话),你追我赶,很是欢乐。最常见的是“过家家”,树叶当小碗,沙子当米饭,无忧无虑地玩上一天,胆子大的小孩还会在泥沙地里找小虫、捉蚯蚓。小孩子对成人的世界充满了渴望,迫不及待想过上大人的生活,但殊不知,生活远非他们想象的那般宁静有趣。

  还有一种“分田地”的游戏,往往要在雨后,雨后泥沙地的粘性比较好,适合用小美工刀占据“土地”,在泥地上划一个长方形,分成均等的两份,双方先用小刀去扎对方地块上的边线,扎成功了就可以将对方土地分成两份,靠近自己土地的那份就归自己。虽然胜利者没法将田地真正带走或真正成为田地的主人,但小孩子都乐此不疲,在他们眼里,他们也曾有那么一刻“富甲一方”。

  泥沙地很容易留下痕迹,可以任你圈出你想要的答案,但这一切,也很容易消失。一阵风吹过或是一辆板车碾过,亦或一场大雨淋过,都足以将你留下的痕迹平复。一切就好像从未发生,留下的是你曾有的希冀和留有的童心。

  后来,小镇上的人越来越富裕,许多户人家将门前的篱笆墙拆了换成封闭的铁门或是可以拉伸的门闸,墙外的泥沙地也变成平整的水泥地今晚六合开奖结果。水泥地的出现,也终结了过去的游戏,新游戏就此登场。小孩子们用粉笔在水泥地上画格子,写上1-10的数字,单脚跳格子,谁能跳完所有格子就是赢家。

  而当童年终于画上句号时,篱笆墙在我的视野里彻底消失,我开始走进曾设想的成人世界。我以为,关于篱笆墙、关于游戏的记忆会就此死去,但直到有一天,我走在他乡的小径上,当初夏第一抹阳光透过郁郁葱葱的树叶形成斑斓的光影时,我忽然想起了那道消失的篱笆墙,想起了童年的那些游戏。

  少年不识事,一场时喜时悲的游戏仿若长长的人生。成人谋生不易,百态人生也只能释然成一场游戏。我心释然,篱笆墙并未死去,它只是换了一种存在方式,它孤独地活在没有阳光、没有植物、没有泥沙地的世界,它孤独地活成了人内心的藩篱。